重點管控區解除封閉 啓封之日昨天如約至

新聞背景:1月2日,皇姑區將明廉街道部分區域確定為重點管控區域,四至範圍為:東至塔灣街,西至滄水街和崑山西路151巷,南至秦沈客運專線,北至新開河和錦江山路(不包括:家樂福塔灣店和塔灣北行農貿市場)。經過兩週來的努力,管控區整體形勢平穩,已全部調整為低風險地區,區域內的居民經過多輪核酸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17日,重點管控區域解除封閉並撤銷相應管控措施。

1月17日清晨,天色微亮,瀋陽重點管控區域“醒了”。當日凌晨,瀋陽市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指揮部發布通知:從即日起,瀋陽重點管控區域解除封閉並撤銷相應管控措施。至此,從1月2日起設立的重點管控區,終於迎來“重啓”。走在街頭,車輛、行人漸多,部分臨街商店拉開了捲簾門……一切正在有序回到正軌。

現場終於能面對面説一句:“好久不見”

基業百花園是皇姑區第一個被封閉的小區,從2020年12月23日到1月17日,小區內的8棟樓、45個單元、711户居民沒有出過小區大門。

1月17日8時,隨着社區書記“開大門”的號令,很多早已等待在門口的居民有序走出小區,當他們接過志願者遞來的福袋和“平安果”時,大家興奮、擁抱、激動、感恩。很多人都發出了“我們勝利了!”的吶喊,也有很多居民紅着眼眶説:“這一天,我們盼了許久,終於能面對面跟想念的人説一句‘好久不見’。”

張大爺是第一位走出來的居民。“我現在的心情很激動,一開始我們被隔離得很突然,大家都沒有心理準備。但是看到疫情控制得這麼快,我們就有信心了,瀋陽肯定會早日戰勝疫情。”他説道。

同樣激動的還有李女士,她告訴記者,她非常感謝社區、物業、志願者,還有醫護人員的幫助,是他們不懈的努力,才能讓小區的疫情這麼快地過去。

當記者問她最想做什麼時,她説:“去健身,讓身體更強壯。”

盼望她掛念住院的老伴兒

走出園區的郭阿姨,激動地滿眼淚水,她的臉已經被凍得通紅。一早聽説了小區解封的消息,她就收拾好東西,五六點鐘來到園區大門口等待開門的一刻。她哽咽着説:“我老伴兒在去年12月底車禍住院,這二十多天一直在醫院,我封閉在家,沒能在他身邊好好照顧他,但心裏無時無刻不在牽掛。沒想到明廉地區都解封了,我五六點就在門口等着,像除夕守歲一樣,守着開門。我要馬上去看看老伴兒,帶着社區發給我們的福袋和平安果。”

説完,郭阿姨匆匆和我們揮別,看到她急切的腳步,就知道她對家人有多思念!

期待她最想見的人是父母

張女士,這一次被獨自封在家中,她的愛人和孩子在奶奶家。剛出小區大門,她顯得很興奮,雖然戴着口罩,仍能看到她笑彎的雙眼。“好想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鮮空氣,然後去外面跑一圈啊!這些天,自己一個人在家,太不容易了。”

“解封后,你最想見的是誰呢?”本以為,她會毫不猶豫地説是愛人和孩子,但張女士卻説:“我最想見的是父母,然後給他們一個大大的擁抱。再去找老公和孩子,和他們一起好好擁抱這座城市。”

行動他晚上給兒子補過生日

“您好,請間隔一米排好隊,出示健康碼……”基業百花園附近的一個超市內各類商品充足,導購人員佩戴口罩在整理貨架。果蔬區,蘋果、橘子和綠葉菜新鮮嬌嫩。超市裏還放着廣播,提醒人們提高防護意識。

一位工作人員説,他們清晨接到的通知,隨後開始對扶手、門窗、地面進行全面消毒,很多工作人員身着防護服上崗,不斷提醒着市民購物時保持間隔,不扎堆、不聚集。

“我想為兒子買個禮物,再買些好吃的。”吳先生説,1月14日是兒子的生日,也沒吃上生日蛋糕,晚上他準備下廚做頓大餐,給兒子補過生日。

計劃有人想吃火鍋有人想去上班

“我想化個美美的妝,然後去見最想見的那個人”“我想去吃火鍋,麻辣香鍋,炒年糕,還有奶茶點起來。”“不是工作需要我們,而是我需要工作!我最想做的,就是第一時間回到單位上班。”

面對“解封后,你最想……”這個問題,大家的答案五花八門。瀋陽晚報、沈報全媒體記者瞭解到,宅在家的這段時間,有人買了各種會員追劇;有人趁機讀了很多書;有人做了以前想做卻拖延沒做的事。很多人感受到了失去與珍惜;感受到了家人、朋友、同事的關愛;感受到了遠親不如近鄰的温暖。

一起經歷前所未有的考驗,一起見證正常生活的“重啓”。大家紛紛表示,這不僅是一個區域的“甦醒”,更是這場戰役階段性的勝利。

警色雄壯

8.5公里周長,34個重要卡口,1000餘名警力晝夜守護

徐明博雙眼佈滿血絲:我沒事,大家辛苦

1月1日凌晨,皇姑明廉重點地區緊急啓動封控管控措施。1月1日凌晨2時,市防指下達緊急指令:連夜對明廉地區啓動封控措施。從那一時刻起,市公安局皇姑分局明廉重點管控區域前線指揮部辦公室主任巡特警大隊大隊長徐明博等民警的心就一直提着,直到1月17日該區域解封,他們才長出了一口氣。

重點管控區域面積3.2平方公里,周長8.5公里,轄區內11個社區、67個小區,10.5萬人,二級以上馬路三條,一縱兩橫,明廉重點管控區就像一座“城中城”,而徐明博被任命為明廉重點管控區域前線指揮部辦公室主任,與1010名警力負責起整個明廉封控圈外圍管控及封控圈內治安及防疫秩序工作。

1月1日凌晨接到任務後,徐明博連夜協調調集警力,在短短几小時內便完成了8.5公里周長的外圍設施設置工作,然後就是長期的值守。

在此期間,徐明博的手台、電話沒有停過,協調55套警用裝備、詢問警力防護裝備、協調後勤保障、協調市局增援警力及分局警力工作交接工作,每一個工作都有他的叮嚀與部署。徐明博的腳部本就有傷,因為忙碌傷情再次復發,一走路就鑽心的疼。即便如此,這些天來,他也一直忍着疼痛,每天微信運動的步數都在2萬步以上。相比而言,24小時外掛充電的手機、佈滿血絲的雙眼、來不及吃的工作餐,都見證了他超負荷工作和超越身體極限的堅持,可他卻沒有一句:“我累了”,常掛在嘴邊的卻是“我沒事,大家辛苦!”

社燕秋鴻

這是最早發現確診病例小區

二十多天沒回家的王欣:第一陣地要堅守到底

從2020年12月23日開始24小時上班,5天5夜不眠不休,20多天未回過家裏,無法照顧八十多歲獨居的母親,甚至和孩子視頻通話都成了奢望。

疫情發生之初,引水社區轄區內的基業百花園小區,由於發現確診病例首先全面封閉園區,人員不進不出。“最初你害怕過麼?”面對這個問題,明廉街道引水社區書記的王欣回答:“疫情襲來之時,引水社區成為皇姑區此次戰役的第一陣地,我得堅守到底!”

從2020年12月25日凌晨封閉園區到1月17日解封。基業百花園有很多朝一中的學生,在最初有一位確診病例後,小區內的孩子、家長都特別焦慮。王欣説:“當時真是人心惶惶,我也是孩子的母親,能理解那些家長的心情。當時,我們首要工作就是解除他們的後顧之憂,做好心理疏導。同時,還要安排大家做核酸檢測,包括一密二密人員的轉運工作。那段時間,不允許我們想太多,更沒有時間害怕,只能全身心投入工作。”

此刻,疫情雖已減輕,但堅守仍需繼續。作為社區的領頭人,王欣用堅定與疫情抗爭到底的信念,帶領大家緊繃防疫這根弦,等待徹底的勝利。

街連不斷

腳扭傷手凍傷成常態明廉街道全員守底線

凌晨兩點前難眠的趙辰:零增長不代表零風險期待着最後的勝利日

“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還記得十多天前,明廉地區被列為重點管控區的那一刻,我們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考驗。”從2020年12月23日到今年1月17日,皇姑區明廉街道辦事處主任趙辰一直處於不停不歇的狀態,尤其是1月2日明廉街道開展重點管控區域疫情防控工作以來,每天能在凌晨兩點之前睡覺,對她來説都是幸福的。

1月2日管控區封閉後,進行五輪核酸檢測,累計檢測297850人次。他們對居家隔離人員建立“五對一”包保,並採取貼封條、安裝門磁報警器的方式加強管控;同時,建立居家隔離微信羣,加強與居家隔離人員的溝通與服務;組織人員做好園區消殺,做好封閉園區生活垃圾清運,保障園區內環境衞生質量……每天的工作都很瑣碎,且無限循環。趙辰説:“150個工作組,176名社區幹部,近600名志願者,天寒地凍,大家穿着防護鞋走在路上踉踉蹌蹌,腳扭傷,手凍傷,已經成了常態。”

連續幾日的零增長並不代表零風險。趙辰表示,明廉地區將繼續做好疫情防控,對於解封的小區,要在門口設置檢測點、掃碼、測温、登記,控制人員流動和行動軌跡。對於區域內7個尚未解封的小區,還要保持原來的工作狀態。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感謝在一線工作的所有逆行的英雄們。扛過了最難的日子,大家相信以後會越來越好!再加把勁,期待最後的勝利日!

志同道合

來自居民們的真誠與敬意

讓明北社區志願者們欣慰

他倆每天工作12小時:

保護家園就是保護自己

1月17日8時30分,在明廉街道明北社區小廣場上,志願者們拉起條幅,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並寫下祝願,大家高喊:“加油瀋陽!”用這樣的方式告別難忘又特別的志願者工作,但對於“志願者”的身份大家卻始終不願放下。

婁曉濤和王燕靈是一對夫妻,兩人1月2日、3日先後加入志願者行列。收拾衞生、清理垃圾、組織核酸檢測、慰問五保户……每天工作時長12小時。1月17日,當聽到解封的消息後,所有人都異常高興。婁曉濤説:“熬到現在,所有人都不容易,所有人都了不起。在得知家門口出現了危難時,我們沒想太多,只是想盡己所能保護家園,也是保護我們自己。”

這段日子,夫妻二人每日在空蕩蕩的街頭奔波,他們充當起了封閉區的“擺渡人”。路過了關閉的商店、餐館、鮮花店;看到挨家挨户做檢測“大白”;聽到一聲聲真誠的“謝謝”;看到曾經漫無止境的寒冷和孤獨的同時,他們也感受到了真誠、善意與敬意。

1月18日,夫妻倆就要回到工作崗位,晦暗了數日的區域也迎來曙光,在這個冬天“四九”的開頭,解封讓久違的日常正在迴歸,亦讓人感受到“人生如常”才最珍貴。

瀋陽晚報、沈報全媒體高級記者呂佳

責任編輯:筱權